新丝路杂志    新丝路杂志   
 
中国期刊界
 
 
 
 
 
 
 
 
 
 
严歌苓作品中的温情关系研究 程天宇
新丝路杂志(下旬刊)官方网站   2017-12-19 19:15:11 作者:站长 来源: 文字大小:[][][]

严歌苓作品中的温情关系研究

程天宇西北大学现代学院  陕西西安  710130

 要:严歌苓的小说作品近些年来广受关注,严歌苓擅长描写人物,特别是人与人之间各种各样的关系,其中温情关系是最具特点也最易让人动容的。本文通过严歌苓的多部著作,如《扶桑》、《陆犯焉识》、《金陵十三钗》等,分析其中的人物相互之间的温情关系并总结严歌苓小说中温情关系的主体和表现方式,引发人们对于人情美和人性美更深入的理解和思考。

关键词:严歌苓;温情关系;人物;细节

严歌苓生于1958年,美籍华人,不仅是当代中文作家,还是一名好莱坞专业编剧。严歌苓擅长并热爱描写女性形象,她笔下的女性形象都是一些处于社会和公众认知边缘的“话题性”人物。她的作品近年来广受关注,作品中所体现的温情人物和温情关系则是小说的最吸引人的地方,通过分析小说中的温情关系以及表现方式使读者对小说有更加深入的体会。

一、温情关系主体的构成

1.作者将内心柔情揉入作品

我们的思想结晶与个人的经历和情感是分不开的,作家有时会在作品中表现自己生活或是情感中缺失的部分,而有时则是站在个人生活和情感的基础上进行创作。严歌苓是一个温情的中国女人,在她的作品中也最常写各种各样的女人,因此不经意会在作品中流露自我情感,表现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

严歌苓曾说过自己欣赏“包容”的女性,而真正包容的女性是“不与男人一般见识的”,因此,在她的笔下,扶桑是跪着的,她跪着原谅她生命中的男人们,原谅这不堪的苦痛命运;冯婉瑜是温柔的,面对陆焉识的无爱和冷漠,她始终如一地爱着自己的丈夫,给予他一世温情;小环是大气的,面对多鹤这个日本女人,她放下偏见,看见了她身上的勤劳和善良,给予她足够的关怀。

2.作品中的人物形象

温情关系离开不了人物,严歌苓擅长写“话题性”人物和有着“独特”体验的人物的故事,这些人物形象的身上散发着人性的光辉,体现了极致环境下人性的美好。

《扶桑》中主人公扶桑是一个在美国白人中打混的中国窑姐,但却是一个正面直接的温情主体,在她的身上母性与娼妓共存,小说最后对于年少的克里斯对自己的侵犯她采取了宽恕的态度,这使克里斯本人感到惭愧。扶桑不仅对克里斯有母性的宽容,更对自己苦难的命运有着超乎寻常的宽容,这便是扶桑这个人物温情的最深刻体现。再如《陆犯焉识》中的女主人公冯婉瑜,则用自己的一生柔情陪伴和等待陆焉识;《金陵十三钗》中淮阳河畔的十三个名妓在家国面前改变了人们传统观念中“商女不知亡故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认知,在她们的身上闪耀着人性之光,正如严歌苓所说“在非极致环境中人性的某些东西可能会永远隐藏”[1]

二、温情关系的表现方式

1.运用细节描写塑造人物温情

细节描写是情感表达中不可缺少也是至关重要的方式,严歌苓作为一个写情感故事的作家,她常用细节描写来刻画人物之间的情感,表现自己对情感的理解。

《扶桑》中为了表现扶桑这个中国窑姐的温情,她这样写道“红衫子被团作一团扔进垃圾堆。半夜你悄悄下楼,用手在黑沉沉的垃圾里摸索,要把它找回。你死心眼的认为它唯一能使克里斯认出原本的你”[2]。作者通过扶桑一系列动作细节,表现了扶桑对于克里斯这个少年的温情。

《陆犯焉识》中当陆焉识被收监时,冯婉喻每次去探监都带上他最爱吃的蟹肉,有一个细节充分地体现冯婉喻的温情之处,她“十根手指尖都被蟹蛰烂了,皮肤被微咸的汁水腌泡的死白而多肉”[3]。作者通过“被蟹蛰烂”“死白而多肉”这样的细节描述,表现了婉瑜对陆焉识平淡中的深爱。

2.通过人物之间的对比及人物自身的性格反差表现温情关系

严歌苓笔下的人物是立体且丰富的,她常常通过一些人物自身的反差,人物与人物之间的对比,甚至两类人群之间的对比展现隐藏在人物个性之后的温情关系。

《小姨多鹤》中的张石匠是一个很典型的农村硬汉,虽已年迈却有着“纯真”的个性,他为多鹤端水时要试试温度,在儿子被打时嘴上骂骂咧咧却没停下给儿子按摩的手,与自身的外在个性和社会形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表现主人公的温情之处。《扶桑》中作者则通过种族的对比表现人与人之间的温情关系,将克里斯这个白人少年与有着中国传统母性美的窑姐扶桑绑在一起,他们有着不用言说的默契,让读者感动于这一份超越种族的温情。

严歌苓的众多小说中都闪着人性的光辉,她通过或大或小的对比与反差,让这种人物的温情表现的更加含蓄却也更加触动人心。

3.通过由“悲”向“暖”的情节转变表现温情

严歌苓小说中的温情关系或直接或含蓄,却总是由悲情开始转向温情。《小姨多鹤》中多鹤是一个苦命的日本姑娘,她背井离乡被土匪论斤叫卖,最后死里逃生,这一切的开始是悲情的,但当她遇到“妈妈”起,命运就开始由悲情慢慢转向了温情;她和张俭,朱小环的畸形关系本是她悲情的开始,却因为朱小环的化敌为友以及她在这个家庭受到的所有关怀,使原本悲情的故事慢慢转变为温情。《陆犯焉识》中妻子冯婉瑜几十年如一日的等待丈夫归来,默默地对丈夫一往情深,这对冯婉瑜来说本是人生的悲情,但到最后,陆焉识走过半个世纪,逐渐领悟到了妻子对他无言的爱,虽然妻子离世,但最终也得到了丈夫的一世温情。

严歌苓小说中的温情人物和温情关系很多,她用最平淡的文字,最细微的表情,最贴近生活的表达,让我们感受到了作品中满溢的柔情

三、温情关系的影响

1.塑造了一批生动且有层次的人物形象

严歌苓的旅美经历使得她深受外国文学的影响,她笔下的人物鲜明丰满,她通过人物之间的温情关系向读者展现了无数“出人意料”的文学形象。例如:《金陵十三钗》中有名的秦淮河畔十三位名妓,她们之前穿着华丽,生活考究,然而在国家最危急的关头放下个人生死,拿起民族大义,赴一场悲壮的生死之约。这种对于家国的温情,使她们的形象更加丰富和立体。《陆犯焉识》中小女儿丹珏,对父亲的又怨又恨对母亲的满清柔情,严歌苓让丹珏在对父母的复杂情感中尽显丰富而有层次的人物性格。

2.带给读者关于现实世界的深刻反思

优秀的文学作品必然是通过所传达的内容或是情感,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人们,使人们得到思想上的进步,进而会推动社会和时代的发展进步。在严歌苓的小说《小姨多鹤》中,描写的中国农村的普通人家给予日本女人多鹤的温情使我们不禁陷入思考,生活中有多少人可以不计回报的对一个陌生人施以关怀和温暖,又有多少人可以站在家国仇恨之后,站在人类命运的大义之上。反观当今现实,在日本政府擅自宣称钓鱼岛属于他们时,不少中国人不分青红皂白地打击日本普通民众,打砸中国同胞的进口车。在文学作品中我们真切地看到了现实世界里我们所缺乏的宽容与温情,更让我们陷入深刻自省。

    

注释:

[1]严歌苓.《金陵十三钗》[M].百度百科词条释义

[2]严歌苓.《扶桑》[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15年.第68页

[3]严歌苓.《陆犯焉识》[M].九九藏书网.第二十九节.探监

参考文献:

[1]张.论严歌苓小说中的女性主义[J].佳木斯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2年,(01):106-108

[2]陈碧月.女作家严歌苓研究[M].汕头:汕头大学出版社,2006年:25-104

[3]严歌苓等.《小说月报》百花奖(原创)获奖作品集[M].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11年:26-87

[4]严歌苓.悲惨而绚烂的牺牲[J].人民文学,2011年,(04):69

[5]严歌苓.扶桑[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15年:11-161

[6]严歌苓.金陵十三钗[M].北京:作家出版社,2015年:15-130

[7]孙萍.论严歌苓小说中的人性书写[D].南昌大学,2005年,(05):28-35

[8]徐凤娟.怎一个“情”字了得——论严歌苓新移民小说中的情感书写[J].世界华文文学论坛,2009年,(01):15-24

[9]王咪咪.命运的守望者——解读《小姨多鹤》中的小环形象[J].当代小说,2010年,(01):38-46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咨询电话:029—87362792   13309215487  

   编:孔延莉   QQ 511860427     693891972

《新丝路》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的一本综合性社科类期刊,国内刊号CN61-1499/C,国际刊号ISSN2095-9923邮发代号:52-217。编辑部地址:西安市西五路68号(陕西省政府北门西侧)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图片上传
表情图标

 
人民法院司法警察师资队伍 
人民法院司法警察师资队伍 
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浅论监狱执法规范化建设存 
浅论监狱执法规范化建设存 


镇坪县用产业脱贫助推精准 
以“五个创新”提升宝鸡全 
发展全域旅游 促进乡村 
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乡村旅 
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乡村旅 
杂志简介 稿件要求 汇款方式 联系方式

CopyRight (C)2005-2015 Www.xinxi8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5009280号
所有论文资料均源于网上的共享资源及期刊共享,请特别注意勿做其他非法用途
如有侵犯您论文的版权或其他有损您利益的行为,请联系指出,论文网在线会立即进行改正或删除有关内容